电子彩票投注官网-

何健华,汉族,1955年出生,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广西陆川人。现为陆川县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

何健华从小受到父亲书法艺术的熏陶,酷爱中国书法,对草书情有独钟。在校读书期间,习字苦练,繁忙工作之余,静心练习,把练习书法作为立德崇艺修身的重要途径。长期的勤耕苦练,提高了自己的书法艺术境界和水平。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在对“中国艺术意境”问题的论述中曾说:“道的生命和艺的生命,游刃于虚,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剖析何健华先生的草书创作发现,其中笔墨规律、情感灌注,亦是极为符合这种中国艺术“天地氤氲,万物化醇”所生的审美音韵和艺术追求。如《念奴娇·赤壁怀古》《沁园春·雪》等作品,起笔雄浑磅礴、点划磊落,其书写线条或粗或细,墨色或浓或淡、或枯或润,尤其是笔墨、章法的虚实矛盾调和之中,更可见其书风交互开合、摇曳生姿之情状,洒脱畅达、汪洋恣意之神境。

何健华临习张旭、怀素笔法。其书法作品铁画银钩,力透背纸;线条飞泻,疾如闪电;中锋控笔,力出上臂;功力非凡,艺术性强。以何健华先生草书用笔、结构、章法而言,用笔健劲有力而圜转灵动,奔放流畅,以其书写《水调歌头·游泳》一作观之,书家中锋用笔,勾挑点划而傍依斜出,徐疾互用而势态盎然,转折自然毫无拖沓、矫饰。在充满韵律的笔墨舞动中,又有筋骨绵延、气脉不断的笔意。而结构、章法上,何先生也极为注重势态的营造。字本身结构左右、上下、内外的轻重、疏密布排极为洒落,或开合张矩、或联系紧实,结构变化上亦能显现书家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书风势态。而整篇布局上更是如此,大小、浓淡、长短,忽而向东、忽而向西,变化丰富,错错落落、张扬聚散中又富于意匠经营的秩序感和艺术审美的精神情感寄托。

当然汉字本身的象形特征,以及千百年来我们使用的书写工具,也使得书法在“形声相益,孳乳浸多”的构成中,产生了情感积蓄、传递的先天属性。就何健华先生创作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而言,书家显然是充分体悟到了词家以浩荡词句、开阔意境寄寓其中,敬仰古人英豪,感慨个人经历的复杂情感蕴藏。因而书写上,既有笔势奔腾的豪气满怀,亦有交错变化的呜咽婉转,“大江”二字的浩然蓬勃,“东去”的转折灵动,再有“如”“神”等结字的恣意豪迈,包括“惊”与“涛”、“飞”与“烟”的映带等等。线条的长短,字体的大小,结构的疏密,气韵的应接等书作意境构成关系,都体现了书家创作中,由客观的词作到书家主观情感的产生,再到书写中情感转移的艺术审美情绪发生过程。

再以何先生所作《沁园春·长沙》《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观之,这种以情感为核心,“物象—情感—书法”的书法创作模式,也恰如笔者段首所引唐代韩昌黎在对与其同时代草书大家张旭的创作阐述。无论喜乐困顿,诸般情绪皆可以草书表现,显然何健华先生的草书创作在艺术境界的表现上,正是继承了这种后世书法创作极为推崇,即“以情感为核心的狂草创作思维”的艺术理论和精神实质。如其所作《沁园春·长沙》里追昔过往的感怀,《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对亲人的思念,尽在书家“一笔而成,气脉贯通”的笔墨调和、阴阳相生。

唐代艺术批评家张彦远说:“穷元妙于意表,合神变乎天机。”综上所述,读何健华先生的草书作品,我们亦能从其如“惊鸿”“游龙”般高度融合的书法秩序、韵律、情感的表达上,感受到艺术家在书写中,对生命蓬勃、激越、鲜活的抽象化艺术呈现。(文/田甜)

责编:王瑞景